青柠.

愿你躺在最温暖的坟墓

无厘头的瞎写胜出

晚上六点,绿谷出久从校门口走出来,呼出一口白气,现在是深冬,但并不很冷。

“出久君,今天,就不一起走了吧。”

“啊,?”他抬起头,好像刚醒过来一样的,有一点犹疑地,目光涣散了,“......御茶子同学,出什么事了吗?”

御茶子好像不用力地笑了笑,停顿了很久,她说:“你今天有些心不在焉。”

这时候风有一点大,绿谷出久耳边是杂乱的声线,肃杀和寂静汇合成一条线,他毫无预兆地想起来一个名字:

小胜。

隐约地深蓝天空里有月光,他看着天空大片浓郁的深色,答应说,好,明天见。

明天见。希望......明天会有太阳。

绿谷出久才转头去看她,她的眼里如同笃定的一条河水,往既定方向流过去,一点一点透露出彻底淋漓。

他于是想起来,御...

一个小片段

*很久没写过这种描写了,随便看看就好


爆豪胜己始终皱着眉,脸上出现不很愉快的深情,胸口有剧烈起伏,呼吸也粗重起来,突然站起来,踢了一脚桌子,“切,”他低吼一声:“去死!”

然后他走到绿谷出久面前,眼神全部围绕着怒气,目光逐渐往下移动,他看到他的伤口,抬手想要用力揍他一拳。

“小胜......?”绿谷出久伸手挡住脸,不自觉往后退了一步,又好像想起什么,放下手问。

“不能控制就别乱来啊!”拳头到半空就没了力度,落下来是一个拥抱,他仍旧是不愉快的样子。

“.....臭久。”接着是嘴里一通乱骂。

绿谷出久的指尖颤了一下,然后他毫无预兆地笑起来,轻声说,好,我会注意的。

这时候骂骂咧咧的声音就停止了。...

旅行.

跟我走吧
一起去月球寻找鲜花

管管生日快乐!
迟了好久才看到的活动。
画了十香给管管当礼物

【方橙】无羁成(一)

——我要怎样的拥抱你,才能够使你知道这都是热诚一片。


       方锐推门进ktv,里头散出来一点热气,带些甜,再往里看就是苏沐橙,穿白棉布衬衣,阔脚裤,脚底是凉鞋,露一小颗一小颗脚趾,坐在高脚凳上面唱歌。声音有蜂蜜的感觉,稍微凉,音调全部悬在上空。

魏琛在招呼他过去坐,问他怎么才来。

他挠头,装作在想为什么,然后说:“路上有人非拉着我夸我帅,没办法才耽误了。”

“一首梦醒时分送给这位朋友。”叶修说。

魏琛骂着“去你妈的”,说:“拿酒去,这么晚来要先罚酒。”

“好的。”方锐转头找...

练笔

王杰希坐在流光溢彩的反面,低头拿话筒。眼睛里面是深蓝隐晦,湿润的眼尾上挑一些,郁结沉溺下去,平静着呼吸,胸膛一点起伏,然后就开口。低低地有尾音绕着,如同倦鸟归栖拍打翅膀缓慢而顿挫,上下地飞,慢慢就要消失在夕阳晦照里头,海面映了绯红的颜色和柔软腹部,镜头在前面翻涌些水花,每一下都藏进音轨。
抬眼皮看词,眼里才反射些光来,笑了一声,说后面不会唱,要求切歌。
换个人来吧。他走下来找另一个位置坐,对面照出他的脸,看过去有倨傲眼色,脸部线条坚硬。
旁边探过来方士谦,伸手给他戴了兔耳,说,成为闪耀偶像吧,喊出我们的口号!
他看了眼方士谦,啧一声,说:
Love live!

一个脑洞

王杰希和方士谦在大雨中狂奔,王杰希抓着方士谦肩膀猛摇,“谦儿!如果你害怕的话,请看着我!”方士谦抬头,脸上挂些雨水,说“no!!杰c!要是看见你的眼睛,我会更害怕的!”

职业选手群尬聊

 先逼逼两句:
几个月没更给大噶道个歉[鞠躬],虽然这次更新不多,但是期末考过大概会有六篇左右的文。。。。也许。


下面是文:


黄少天:有人吗有人吗冷群那么长时间了赶快起来嗨啊你们都死了吗一直不说话不会闷死了吧!!!都别潜水了来搞事情!!


肖时钦:我还以为说我。。。

孙翔:小事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方锐:   
 


魏琛:老方你幼儿园都没毕业证跟哪儿写作业去。

楚云秀:别说,万一是代笔作业呢。

黄少天:卧槽卧槽卧槽给谁写代笔哪个熊孩子这么不务正业是兴...

【微草小日常】戏精

#纯粹玩的性质

#4000生日快到,那天好像期中,所以提前发

#假生贺


阳光剧烈,微草的队长从训练室出来,对面方士谦迎着斑驳日影急急忙忙跑过来,一把抓住他先叫了声“阿希!”,像是真的情感深重:“边疆下来战书,如何对敌?”


王杰希扶住方士谦匆匆的身形,轻飘飘看他一眼,问是怎么回事。

“叶秋那没脸的胚子,本以为他抢了蓝雨那边的Boss就会作罢,却不想他竟然还来了偷袭。”方士谦眉眼里星星点点都是焦灼的情绪,百叶窗透过流泻的日光下澈,覆盖住眼底急切,深深浅浅一层层蔓延,褪远。
晴空白云千载,王杰希挑眉:“他不是下了战书吗,怎么没有防着。”
“你有所不知,那厮从天上来,措不...

©青柠. | Powered by LOFTER